九沐玖LN🍊🍋

**严重cp洁癖**
缓更

我嘉泥塑文(重发)

是重发的文了,泥塑注意

双  xing注意:h试试

我丹

我丹我丹我丹,唉泥塑啦:还是那个

(勿上升真人)

我爱泥塑

『希望那一晚只是一场梦或者并没有发生过。』

18年写的了,删了一段时间,害

重发的


我丹  (一发完)

总有个这么几天我会看见一位身高180+的男孩儿踩着他的滑板从我们这片小区一处树旁边游走过。

他和我不认识,但我认识他。

他叫姜丹尼尔,不住在这里却经常会在这儿待上一个多小时。今天他也来了,就在树下的椅子上,戴着头戴式的蓝牙耳机,我从窗子那探出头,看着他在长椅上拿出手机切换歌曲。因为姜丹尼尔的外貌而让我差点忘记了要进行的事。

接下来,我还是拿出没几斤的勇气和他说了几个星期的第一句话。

“你看起来真的很喜欢滑板”我快速下楼,到门口时假装是出来散步,来到他旁边自然地坐下。

我有些不自在,他先是观察了一我,然后就笑开了嘴。“你是那个每次都会在楼上看我的哥哥吗?”

姜丹尼尔没有接我的话,反而向我提出了稍有难堪的问题。他是怎么知道的?我住的楼层并不高,自然而然我也不太奇怪他只要一抬头便可以看到我,以及我爱慕的目光。姜丹尼尔还是和刚开始一样笑着,歪头好像很期待我的回答。

“啊,嗯,是的,抱歉…”他会不会认为我是一个变态?我从来都没有面对过这样的情况,更何况现在还是在自己刚暗恋的人面前。我低头看着地面,这个举动是从说完那句话才出现的,我甚至不敢看他的表情和任何动作。

“我几乎每天都来这,那之后我会去前面那条小吃街的河边。你也会来的,对吧?”

他在邀请我。那时候我一定会和他进行一场“约会”。

但愿那是我想要的。

“来早点比较好,比如晚上七点。”他给了我一颗糖,然后又踏上了滑板,向我摆了摆手。姜丹尼尔再一次从我眼里滑着滑板走了,只不过这次的距离要比以往还要近。

几乎贴近了我的胸口。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七点钟我准时来到了河边,这里特别安静。又因为是夏天,所以天空并没有完全暗下去,我背对着微光,仿佛看到光中出现的人。

“你很守时”

我没说话,只是微笑点了点头。

“吃软糖吗?”他从口袋里拿出一袋手掌大小的软糖,但只有一个味道,“我比较喜欢蜜桃味。”豆豆眼又弯成一条月牙缝。他很高,身材比例也很完美的让我无法挑剔。

“谢谢”谢谢你愿意对待这样可悲的我。

“你可以叫我尼尔”已经有两颗蜜桃味的软糖塞进他的嘴里。

隔着几米远还是可以听到对面那条街的声响,不是嘈杂,我很喜欢这样的声音,他们总是能给我带来莫名的舒适。我拆开糖纸,毫不犹豫把软糖含进了嘴,这不是我爱吃又不经常接触的味道,说实话我不太偏爱甜食。

但姜丹尼尔身边总是有甜甜的气氛,这可能会改变我不爱吃甜食的取向吧。

我想要了解他,尽管现在只是并肩走却没有说上几句话的关系,我不会放弃每一点机会。“那个,尼尔啊,”我把手放在后脑勺上,嚼了几下嘴里的糖。姜丹尼尔转过头来,笑得是多温柔,我没见过这样的笑,如果可以每天都看到,那我肯定不会那么可悲。

“嗯?”

“方便问一下你住在哪吗”应该不算太冒昧吧。这么想着还是说出了口,交换一下联系方式也好。

“你们背后的小区,很近对不对?”

我们的距离原来可以这么近,缘分也可以如此奇迹“那你为什么,”讲到这里我停顿了下来,要是接着问下去可能会拉低好感。哈哈,感觉真像在玩恋爱游戏。

他没收回笑容,然后配合着我的步行的速度往前并肩滑着滑板“每天我都会练习滑板,到你这里的时候就会休息一下。而且每次其实都会看到你。”

“是吗,”没有可以进行下去的话题了。我真的很怂,不敢面对他。
至少我以为我这只是害羞的表现。

那晚上我们走了很长的路,接着绕着回了家。夜色也是很快就赶来,我们吃光了所有的软糖。
回到家的时候我的嘴里还在徘徊那股甜腻的蜜桃味。
但这很幸福,我敢肯定这是一件值得幸福的事。

他喜欢甜食,喜欢软糖,整个人也和软糖一样甜。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我学习着恋爱小说里面的剧情,得到住址后就拿着礼物要去那栋小区找他。

跑到单元门的时候我要拨通他的号码,但回应我的一直都是“关机状态”。他去哪了?

我想我也许是疯了,看到一位路过的居民,我跑上前问他“请问您知道有一个叫姜丹尼尔的人吗”哪怕他认为我是神经病,随随便便就找一个陌生人问姜丹尼尔的下落也无所谓,我只想知道他在哪。

“那个喜欢玩滑板的小伙子啊!”
听到这句话后我机械地快速点头。

但下一句话却让我的心一下子跌落低谷。

“他今早就搬走了。”

………………

我有说不出的失落感,带着这份感觉疲惫不堪地回到家。我反反复复翻看他的电话号码,隔一段时间就打过去,但都是一样的冰冷的机器声。

这是最后一次,

“您拨打的用户正在通话中……”

他根本没有和谁在通话。
我知道答案是什么。

…………
我躺在床上,回想昨晚的一切,一切。这很是可笑,我差点以为自己被甩了,我们明明连朋友都算不上,这都是我的一厢情愿,我还是那个只会偷看他的卑微的人,他还是那个爱滑滑板爱吃软糖的男孩儿,还是那个我暗恋的人。

…………
脑海里想起了当时的决心:想要了解他。

……
我根本就没有了解过他。
也根本不了解他。

(勿上升真人)

念。/轻微的福方树x郝泽宇

郝泽宇问过福方树有没有吃过西餐这个问题。

家常饭是好吃,但他也想尝尝更高级的食物,尽管那些西餐不管饱。

他出名了,已经不是以前的郝泽宇了,他每天接各种各样的工作,都没有好好睡上一觉。他躺在豪华酒店里的床上,想起了福子,老福,牛妈。他还想起了老福那张小木床,没有这里的床软,但是睡下去踏实。以前睡觉的时候还得听福方树震耳欲聋的鼾声,他有时候真巴不得自己一个人睡,现在一个人了,他倒特别想念和老福睡在一起的日子。

牛妈找到了新人,会拉小提琴,温柔,人还很好。对牛妈好,对他们所有人都好,相比起自己还是那个从一开始就拖累了全部人的累赘,现在的新人待在他们身边是最好不过的。他有大经纪人,有大导演的新戏,在拍摄的时候受到加倍的关心,每天都被很多人问效果好不好,哪里不适应,他不敢开口说不好。这是牛妈他们一路给他帮过来的,他觉得自己没资格说不好。

这又是几个月没联系了。

郝泽宇无力的拿起手机,看着电话号码。联系人对了很多,大多都是合作的人。朋友嘛,没几个。也是除了福子那几个人以外没人和他真心做过朋友。

他犹豫要不要打过去,没准福方树才接起电话就要数落自己一番。想到这里他似乎有了些以前大家坐在一起吃饭的感觉,那时候福方树也会时不时和他怼上两句。

郝泽宇还是打了。

“……喂?”

“啊,老,老福”郝泽宇直接坐了起来,他心跳的很快,手指有些发软,说话的声音都微微颤抖。是太久没见到了,郝泽宇一时之间找不到话题。

“怎么”这语气听得出来并没有多惊讶,也没有多惊喜,平淡的让郝泽宇难以置信,他心有些刺痛。

“这不好久没联系了吗,你们…过得怎么样?”说完这句话的时候电话另一头静止了会儿,郝泽宇感到担心“老福?

“挺好的”福方树好像带着点急迫,又像是在逃避问题。他们什么时候变成这样了,从离开牛妈的时候?从接到王导戏的时候?从和王娇娇关系变好的时候?

“没什么事的话就挂了”

“唉等等老福”郝泽宇急急忙忙的,他真怕福方树这次过后就不理他了。真的要把彼此的界限划分那么清楚吗?他不明白,苦一起担过,福为什么是自己一个人享,在那张四个人的饭桌上他想说什么说什么,从来不会感到心里负担,这里有好多老福他们没见过没吃过的东西,有他们没见过的好多。他想福方树做的炸酱面了,郝泽宇在电话那头哭了起来。
“老福,我回来好不好,我们不是一家人吗,我现在有能力赚钱了,我可以接很多工作,我有很多钱,我…”

福方树没说话,一直听着他哭。

“我想你们了……”福方树看不到他在那一头是个什么模样,有多伤心,有多悲惨。他们早就不是一路人了,人是会变的,而郝泽宇在越变越好,他们之间也变得越来越远。这种距离感在郝泽宇心里跨不过去,他感觉福方树在逃,福子在逃,牛妈在逃。

“小子,你现在舒坦了,别老哭的跟个泪人一样,明天还要拍戏呢吧,赶紧睡。”

是,谁都希望他好,嘴上说着让他去找个更好的人带,心里有多舍不得,谁都看的出来。还什么家人不家人的,早就不是了。郝泽宇还想和他们坐在一起吃老福做的热腾腾的大螃蟹,还有他做的饺子,还热乎着,闻到那味儿就馋,最开始为了演戏然后拼命减肥,福子给他带饺子的时候他还硬是强要面子,最后还不是和大家伙儿一起过了个好年。郝泽宇觉得,那应该是他吃过最好吃的饺子。

每次吃饭他都会坐到福方树旁边,喝着点儿小酒,饭吃完后再继续吹一瓶,配着一盘下酒菜,被福子骂了就和老福回房喝,上头了就开始吐露真情。福方树才睡下去就打呼,跟拉风箱似的,郝泽宇也习惯了。他这几个月躺在柔软的大床上,耳边安安静静的,身边很空,没有可以和他唠嗑的人。

郝泽宇懵了。“老福!我,我能和福子说几句话吗”他更多的是害怕,连说话的语气都比以前多了几分恭敬。

“她睡了”几乎没有迟疑的一句回答。

“那好…你也快睡吧”
我会来看你们的。
说不出口。怎么都说不出口。

他呆呆的望着手机,还没打过给牛美丽。他想着要不要问问牛美丽带的那个新人怎么样。

“……您好,你拨打的用户已关机,请稍后再拨……”
也好,总比问一些不该问的问题要强。

赵小北和牛美丽说过很多次,这不是她和福子有能力去管的,郝泽宇不一样了,地位高了,想签走他的人多的是,干嘛非抓着不放,找个更好的经纪人,人家也有那个心和能力把郝泽宇搞的出人头地。牛美丽死咬着不放,就算她一万个不愿意,那郝泽宇呢,宁愿一辈子就栽在这吗。

郝泽宇手机里满满的日程,明天还要接着拍戏,以前低三下四的去求别人给工作,现在别人自己送上门来,这应该是大家一起享的福,却全让给他了。郝泽宇觉得自己没心没肺。他不想喝高级的红酒,只想和福方树在卧室里坐在地板上喝点儿真情酒。

他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,喃喃。
“老福……”眼泪还在流。

没谁了,郝泽宇。
只有你自己了。

他掉进了深海里,只隐隐约约看得见几只伸下来的手,没有救他,也没选择救他。一个个都离他远去,他看快看不到光了,感觉有东西把身体往下拽,海水被喝进了肚,好难受,身体就要被压抑感和罪恶感压垮,那些情绪巴不得挤进去,让郝泽宇越来越痛苦。

郝泽宇越沉越深,他感觉快要喘不过气,胸口堵塞的难受。他累了。

房间里还听得见细微的抽泣。

他真的累了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勿上升真人
郝泽宇真好
题目瞎取的

路人x郝泽宇

这么多天才搞出来我是个顶级five没错了

看到有小姐妹儿提了这个我就想写,结果没想到写了这么久?(找借口)

唉总之搞出来了谢谢那位小姐妹儿给的梗

粗暴文笔是我写车文的一贯作风✓

来吧:来看郝泽宇了

〖超能力〗/猪尔 jinson

疯狂,震耳的音乐声充斥在朴珍荣的耳边,他稍有烦躁地皱了下眉。

与舞池上尽力摇摆跳动的众人不同,朴珍荣只是淡淡的瞥了一眼,一个人径直走向了吧台。

“你好,劳驾,一杯蓝莓之夜”“好的,先生”一道低沉微沙哑的声音回答道。只见那人转身从酒柜中拿出了瓶紫色鸡尾酒,接着从吧台下面取出带有蓝色的鸡尾酒,依次将它们按照比例倒入摇壶里。一阵急促的摇壶声传来,朴珍荣顿时被吸引过去。他的视线跟着那人的动作移动,一双修长有力,骨节分明的双手在快速的上下摇动着,胸前的牌子也随着晃动起来,朴珍荣又定睛看去,心道,Jackson啊……他在心里牢牢记住了这串字母。

没多久,朴珍荣看见一杯漂浮着白色泡沫的蓝紫色液体出现在面前,他抬眼看去,一双荡漾着笑意的棕黑色大眼正望向他,“先生,你的蓝莓之夜。”

浅紫色慢慢由下而上过渡到深蓝色,杯边散着白雾,可真像什么诱人心魄的致命物品,隐隐约约可以看到冰块。

他抬起这杯酒仰头喝下,仿佛一把火从咽喉烧到胃中,朴珍荣难受的咳嗽了一声,坐在吧台前驻手支头观看舞池中摆动身体的男男女女。他微微直起身子向吧台中那个忙碌的身影说道,“麻烦结账”那个牌名为Jackson的男人刚好调完酒,“啊 好”将朴珍荣递来的卡刷上POS机,朴珍荣随后接过。

身体稍稍摇晃,但他很快控制住,让自己看上去不是那么醉意十足。

“走了”明明酒量不太好却还以喝酒这种方式来缓解烦恼,脑中不一会儿就迷迷糊糊的,尽管才喝了一杯就醉是有些丢脸,但他更希望能用这一杯酒冲走不悦。

Jackson凝神看向渐行渐远的酒客,手中捧着一杯冰镇可乐。

﹉﹉﹉﹉﹉

静,外面出奇的安静,与酒吧内截然不同的环境。阵阵冷风扑面而来,朴珍荣不禁捂了捂衣服,坚持让自己走的稳健些,脑袋更加清醒,也更兴奋,这使他不由得想到前几天的破事,还有后几天参加演讲的事情,他揉了揉眉心,拖着沉重的身子回家。

这家酒吧是最近新开的,经朋友介绍他来这独自借酒浇愁,只是这段路有些漆黑和寂静。

朴珍荣被冷不防绊了一跤,不过他在即将倒下的一刹那稳住了身形,耳边传来并不陌生的声音“哟,朴老师,好久不见啊?”朴珍荣眼帘中出现一张熟悉的脸庞,他只是冷冷地说道“好狗不挡道,走开点。”

来人抓住了朴珍荣的领子“朴老师,你别不知好歹”话音还没落,朴珍荣便猛的出拳重砸在那人鼻梁上,那人往下一倒,双手捂住鼻子痛苦的在地上翻滚,他连一句完整的话都疼的说不出来“艹…喂!都出来!”

朴珍荣早就猜到他的意图,他站在原地看着几个从角落里出来的人。那人撑着地面接着说“你完蛋了朴珍荣,你就不应该惹到我”情况不太妙,一个人对付肯定不简单,他啧了一声,脑袋里想着该如何逃跑,可四周几乎没有可以脱身的机会。朴珍荣捏紧双拳准备迎面而上,还没等他前面的人出手,有个人就已经倒下了。

“谁?!”这一画面让所有人都同时看向了一个方向,朴珍荣难以置信的睁大双眼,这不是刚刚酒吧里的调酒师吗,他这回算是看清楚了那张脸。

男人二话不说就一把抓住眼前打手的衣领往下拽,他狠狠地顶起膝盖就往那人脸上顶去,随后顺势抓着要倒下的人用力往旁边一甩,清开道路后就小跑向朴珍荣“快跑!”

这才几分钟的事,朴珍荣就被搞得晕头转向。只是想去小喝一杯,却碰上这种破事,被自己的学生寻仇报复,接着又被拉着四处跑。他望着在前面奔跑的那个背影,他们一直到了一家连锁酒店的门前才停下,朴珍荣还没来得及问清楚情况就被那人甩开了手,看样子他并不愿意以这样的方式多待一秒。朴珍荣尴尬的说道“谢谢…”

他发现这人还穿着在酒吧工作服,甚至连胸口上的标签也没有取下。

夜晚的温度有些低下,冷风呼呼扑面而来,朴珍荣也因为一路的奔跑脸色有些发红。

说完谢谢后气氛便逐渐安静下来,朴珍荣抿唇挠了挠后脑勺,“请问你的名字是?”

男人休息了有一会儿,气息慢慢平静下来,说道“王嘉尔。”他的语气中充满了冷漠,这让朴珍荣不好得继续再找别的什么话题说下去。两人又一次僵持在原地,朴珍荣没想到这调酒师的脾气倒挺怪,人却是长得极为俊郎,此时,那双出众的大眼里充满了冷静和平淡,侧脸的线条分明却温和,高挺的鼻梁上挂了汗珠,微红的唇因为刚刚的剧烈运动而微张。

他不由得看出了神,视线在王嘉尔身上来来回回流连,像是要透过他的胸牌看穿他的内心似的。

“该走了。”王嘉尔因为这股视线而感到不自在,他有些烦躁和朴珍荣一起跑了。

“我只是出来倒垃圾刚好碰到”王嘉尔冷漠而生硬的解释,朴珍荣淡淡的点了点头 ,说“今天的事感谢你了,我改天请你喝酒”他不喜欢欠人情,对于王嘉尔的态度,他可以视而不见,毕竟是帮过自己的人。等说完这句话王嘉尔转身要走,朴珍荣急忙跟上。

这路上两人几乎没说过话,也罢,朴珍荣本就话不太多,安静的环境更让他舒服些。倒是王嘉尔,他发现王嘉尔的脚步越来越快,看得出他十分的不耐烦。

“你叫什么?”

终是打破了这和今晚上空气差不多冷的气氛,王嘉尔放慢脚步等待身后的人。

“啊我,我叫朴珍荣。”他上前与王嘉尔肩并肩。

他们逐渐走到巷子尽头,王嘉尔停下脚步说道“那我就先回去工作了”朴珍荣默默点头,王嘉尔抬头看了一眼愣在原地的人便转身进了酒吧,朴珍荣歪过身子往里一瞟,里面灯红酒绿,只有无尽的疯狂和欲望。

.........

独自走在冷风中的他又想到了那个学生,他身心疲惫,也自责没有尽到作为一名老师的底线和义务,没能在第一时间亡羊补牢,这使一贯自持冷静沉着的他感到十分无力。朴珍荣回到家疲困的倒在床上,他出神的望着天花板,这些天发生的事就像放映机一样在脑海中播放。

脑袋里除了王嘉尔外就是那位学生,记忆中渐渐浮现了当天的情景,众多学生的围观,施暴者的殴打和旁观者的嘲笑声。虽然他及时上前制止,但令他心寒的是,周围平常在他记忆中热情积极的同学们都变得麻木冷漠起来,他们高高在上的再一次观望着这一场可怕的校园暴力。朴珍荣把霸凌者的行为上报给校方以及教育局,再要求劝退。结果却让他无尽的失望,学校把事情给压了下来,说这是为了不损害名誉以及施暴者学生的权利,然后呢?霸凌还在继续,被霸凌对象也来找到他,居然恳求朴珍荣息事宁人,而他,则会转学离开。

朴珍荣揉了揉太阳穴,慢慢静下心来,他累了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勿上升真人*

嘉嘉的超能力会写在第二章

光。/VJIN

短,一发完(无脑乱写)


﹉﹉﹉

“哥,感觉你好耀眼啊”金泰亨从他哥坐下那一刻开始就一直盯着人家,有了一两分钟后才脱口而出一句话。


金硕珍听了歪嘴笑笑“哥哥我很完美啊泰亨,你也感受到了吧?”他貌似很得意也很欣慰金泰亨会说出这样的话,成员之间的夸赞经常会有,但金硕珍却听不腻。


“…声音,性格,外貌,优点。”金泰亨说到这停了一下,随之身子换了个方向,躺倒了金硕珍腿上,他挡住了金硕珍头顶上过于刺眼的灯光,不适的快速眨了几下眼,又将手碰上了金硕珍的下巴上,继续说着刚才没说完的话“哥你不觉得自己随时都在散发光芒吗”他又把嘴笑成了四方形。


﹉﹉﹉

光啊。


“嗯?怎么这么说呢”提出问题的人弯了点腰,恰好帮金泰亨完全挡住了光线。

﹉﹉﹉

“因为哥很耀眼”


﹉﹉﹉


从来都很耀眼。


﹉﹉﹉


金泰亨会情不自禁地走到金硕珍身边,很自然的与他勾肩搭背,很自然的合唱,很自然的,拥抱。他看着金硕珍在舞台上四处散发光芒的样子,不得不承认他真的很努力,他做到了一个团队里大哥的模样,做到了更加像一束光。


“我觉得哥特别耀眼,以前是,现在也是,以后也是”金泰亨特意加长了这句话,看着金硕珍的双目说着。他看到金硕珍的汗水正在不停往下流。


“你之前说过类似的话”他很在意之前那句话,更在意现在金泰亨说出这句话的语气和意义。

﹉﹉﹉


“哥你知道为什么我这么说吗”他脸上有了笑,然后张开双臂抱过去,闷声在金硕珍耳边说。



“因为哥是我的光啊”

你是我身边,照亮了我的光。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
勿上升真人。

文笔渣。


我珍⚠️🚗/比蛋糕更甜的是他

泥塑注意,我珍 

车技差,双xing注意 OK的话就:点我🚗

(勿上升真人)